為甚麼越用力切斷悲傷,心痛的感覺越強烈?怎樣做才能讓一切盡 ·  ·  ·  ·  · 常?

【請分享給正在悲傷狀態中的朋友】

悲傷憂鬱抑鬱正念冥想
悲傷的感覺是我們天生的本能。
試想想,當你和我還是小孩的時候,就已經學會要盡量避免和改變悲傷的心情; 到長大成人,我們又會快快讓哭泣的小孩安靜下來,又或對他們說:「不要傷心,没事了,想想開心的事情吧。」雖然不是故意的,但其實我們一直在傳遞這樣的想法— 悲傷是不好的,應該盡快改變心情,但如果悲傷的情緒是無用的話,為甚麼我們天生就帶有這種感受?原來,研究顯示,悲傷,本來是一種具有益處的適應性情緒,而且對於我們生命的成長至關重要,那麼,為甚麼我們會想要用力結束悲傷呢?
悲傷憂鬱抑鬱正念冥想

 

 

悲傷是你不能關閉的一部份

悲傷很容易被誤認為是憂鬱症,但與憂鬱不同,悲傷是組成我們生活的自然部分;它通常與某些痛苦或失落的人生經歷有關,甚至是與生活中的快樂事情有關,並讓我們感受到生命的意義和珍貴價值。
悲傷憂鬱抑鬱正念冥想

 

 

如果你感到麻木,如果你甚麼都感覺不到

相比下,憂鬱症可能沒有明確原因,也可能因為對於痛苦事情感到不適應;在這種情況下,我們或者會自然地表現得更堅定,或者會被憂鬱狀態所淹沒—

有時,當我們進入抑鬱狀態,自己未必會知道,因為我們通常都會感到麻木,或覺得「我也不知為甚麼就是覺得心累,人生很暗淡,然而我又好像對一切都失去感覺」;有時,一陣羞恥感或會升起; 有時,或會討厭自己或是怪責自己; 這些感受都很可能令我們失去方向感、長期失眠、以致於失去生活精力,打斷「悲傷」帶給我們的正面啓發與改變人生的動力;因為「悲傷」本身是我們完整人格其中一部份、一旦關閉了悲傷感,生活就開始失衡—
悲傷憂鬱抑鬱正念冥想

 

 

切斷悲傷感,會令你的生活無法「如常運作」

和其他情緒一樣,當我們察覺到自己的悲傷,而且允許自己以健康、具安全感的方式去感受和凝視它們時,我們將更了解自己,而且會得到未曾感受過的新力量;相反,不斷的忍耐、不斷用力改變「悲傷」的狀態,只會讓我們感到更加沮喪,因為當我們切斷悲傷時,其實我們正在隔絕一些真正重要的東西,讓我們的身體和情緒無法「如常」運作和生活﹐令大腦無法停下來以致失眠。
悲傷憂鬱抑鬱正念冥想

 

 

怎樣才可以回復正常?請首先明白為甚麼「悲傷」會癱瘓我們的日常生活吧

我們一生中,面臨著各種痛苦的現實,例如來自我們與他人互動時所經歷的附帶傷害、被拒絕的羞恥感、各種失去與挫折、病痛、離別與死亡; 而且,我們大多數人,都帶著過去的傷痛,帶著我們年輕時無法理解的困難情緒,與複雜記憶,為甚麼會這樣呢?—

小時候,我們作為孩子必須依賴他人生存,於是,對於父母或照顧者的情緒和行為,或會令你感覺受傷、不知所措、小小年紀就開始擔心自己的生存危機; 也因為當年還幼小,我們難以用語言表達心裏的痛苦和恐懼,這讓我們一生都會帶著某些傷痛。

當重大事情突然發生,我們通常想盡辦法要「好起來」、希望可以最快的速度變得「没那麼傷心」; 這時,我們未必察覺到,其實內心真正害怕的,是眼前的悲傷可能會瘋湧入一直深埋的情緒深淵之中;而這種害怕,會驅使我們用盡一切的方法來「改變」、「切斷」當刻的情緒,這一連串的內心變化,其實來自我們的小時候— 

自小,我們就發展出一套心理防禦的辦法 (例如自我評價、拒絕、討厭自己、疏遠他人),來幫助自己適應一切痛苦的環境;如果當時的難關没有出現巨大變化,我們或能以這些方法來勉強忍受眼前的環境;

不過,某些小時候用來保護自己的方法,很可能只夠用來適應當時的情況,到長大後我們會發現,這些保護方法會逐漸限制著我們的生活;因為一切用來切斷或減輕痛苦的方法,最終都會對我們自己、或身邊的人帶來另類的傷害:例如,為了保護自己,我們可能會避免與某人過於親近,或不敢做某些事情,不敢追求某個目標,從而耽誤了人生;又或是對食物、某些事情上癮,以麻木內心的痛苦,但這一切,最終都會帶來更巨大的痛苦。

悲傷憂鬱抑鬱正念冥想

 

 

小心!內心崩潰的一刻,通常在事情處理好之後才發生?

最多人會不自覺地用的方法,就是專心工作、讓自己忙碌於瑣碎的事情,這的確能讓自己減少記起某些回憶,或是避免某種悲傷的心情浮出來,但這種做法,會使我們無法花時間去傾訴感覺,或是無法把焦點放到能讓你真正療癒的事情上;當我們越用力去避開某種心情和難受的感覺,反而令我們越遠離「正常生活」本身。

在我處理過的諮詢個案中,我一次又一次地目睹不同年紀和經歷的人,都可以透過靜觀冥想(Mindfulness Mediation),讓他們連結和感受心裏複雜而深刻的情感;有時,療癒的發現,始於他們單純地躺下、或是輕輕的呼吸聲;有時,也有個案會透過提起眼前沮喪、焦慮的生活事情,來開始挖掘他們深埋的感受。

而且,幾乎在所有情況下,來找我的個案都能夠接觸到他們內心更深層、更原始的情感,很多感受都是來自於他們人生最初幾年的經歷;而伴隨著這些感覺的,是痛苦事件的記憶、閃現的畫面和聲音、以及對現實與人性最原始最強烈的感覺。

每次目睹這些深沉的情感,如此迅速地浮現出來,總是令我感到無比驚訝又感動,因為大部份人在每天的生活中,都竭力地避免這些感覺,所以,當個案主願意去見證這一切的情感,其實是一種很勇敢的行為。

 

 

為甚麼一切用來麻木痛苦的方法會無效?

問題來了,我們不能在只保留「快樂」的情況下,選擇性地麻木「痛苦」:「快樂」是一種純粹的感受,「悲傷」也是一種純粹的感受;我們感受各種情感的能力,是我們生而為人,天生就有的一部分,尤如你無法在呼吸中,只要「吸」氣,不要「呼」氣一樣。

情緒這種東西,為我們提供重要的信息,指引我們生存和成長的方向;當我們壓抑「負面」情緒時,我們就同時失去與愛、動力、溫暖等情緒的連結;然後,我們就開始過著「無感」的生活;

相反地,當我們能感知到、說得出自己的感受時,我們就有了改變自己生命的方向感、動力和意義;我們將重新聚焦我們的人生,關心更多,愛更多,成長更多;也就是說,我們越快樂,感受到的悲傷也越多;完整而不分悲喜的經歷,會讓我們增加生命與智慧的厚度。
如果我們容讓自己感到真正的悲傷,讓自己經歷悲傷的自然週期,接受自己會痛哭,會痛得哭不出來,會有著無法說出的難受,允許自己用很慢的速度穿過黑暗的隧道,我們就會知道怎樣為自己做出更好的選擇,一切感覺最終都會消散— 這並不是說所有的痛苦,都會被平息或永遠消失,但我們可以學會在它出現時不去掙扎,不作改變,坦然地感受它,然後繼續過我們的生活,一切總會緩緩地、緩緩地回到軌道上,悲傷帶來的新變化,將我們生活得更真實、更平衡。

 

請你允許自己有充夠的時間經歷悲傷。

 

于琳 · 你的靜觀老師

為甚麼越用力切斷悲傷,心痛的感覺越強烈?怎樣做才能讓一切盡快回復正常

【請分享給正在悲傷狀態中的朋友】

悲傷憂鬱抑鬱正念冥想
悲傷的感覺是我們天生的本能。
試想想,當你和我還是小孩的時候,就已經學會要盡量避免和改變悲傷的心情; 到長大成人,我們又會快快讓哭泣的小孩安靜下來,又或對他們說:「不要傷心,没事了,想想開心的事情吧。」雖然不是故意的,但其實我們一直在傳遞這樣的想法— 悲傷是不好的,應該盡快改變心情,但如果悲傷的情緒是無用的話,為甚麼我們天生就帶有這種感受?原來,研究顯示,悲傷,本來是一種具有益處的適應性情緒,而且對於我們生命的成長至關重要,那麼,為甚麼我們會想要用力結束悲傷呢?
悲傷憂鬱抑鬱正念冥想

 

 

悲傷是你不能關閉的一部份

悲傷很容易被誤認為是憂鬱症,但與憂鬱不同,悲傷是組成我們生活的自然部分;它通常與某些痛苦或失落的人生經歷有關,甚至是與生活中的快樂事情有關,並讓我們感受到生命的意義和珍貴價值。
悲傷憂鬱抑鬱正念冥想

 

 

如果你感到麻木,如果你甚麼都感覺不到

相比下,憂鬱症可能沒有明確原因,也可能因為對於痛苦事情感到不適應;在這種情況下,我們或者會自然地表現得更堅定,或者會被憂鬱狀態所淹沒—

有時,當我們進入抑鬱狀態,自己未必會知道,因為我們通常都會感到麻木,或覺得「我也不知為甚麼就是覺得心累,人生很暗淡,然而我又好像對一切都失去感覺」;有時,一陣羞恥感或會升起; 有時,或會討厭自己或是怪責自己; 這些感受都很可能令我們失去方向感、長期失眠、以致於失去生活精力,打斷「悲傷」帶給我們的正面啓發與改變人生的動力;因為「悲傷」本身是我們完整人格其中一部份、一旦關閉了悲傷感,生活就開始失衡—
悲傷憂鬱抑鬱正念冥想

 

 

切斷悲傷感,會令你的生活無法「如常運作」

和其他情緒一樣,當我們察覺到自己的悲傷,而且允許自己以健康、具安全感的方式去感受和凝視它們時,我們將更了解自己,而且會得到未曾感受過的新力量;相反,不斷的忍耐、不斷用力改變「悲傷」的狀態,只會讓我們感到更加沮喪,因為當我們切斷悲傷時,其實我們正在隔絕一些真正重要的東西,讓我們的身體和情緒無法「如常」運作和生活﹐令大腦無法停下來以致失眠。
悲傷憂鬱抑鬱正念冥想

 

 

怎樣才可以回復正常?請首先明白為甚麼「悲傷」會癱瘓我們的日常生活吧

我們一生中,面臨著各種痛苦的現實,例如來自我們與他人互動時所經歷的附帶傷害、被拒絕的羞恥感、各種失去與挫折、病痛、離別與死亡; 而且,我們大多數人,都帶著過去的傷痛,帶著我們年輕時無法理解的困難情緒,與複雜記憶,為甚麼會這樣呢?—

小時候,我們作為孩子必須依賴他人生存,於是,對於父母或照顧者的情緒和行為,或會令你感覺受傷、不知所措、小小年紀就開始擔心自己的生存危機; 也因為當年還幼小,我們難以用語言表達心裏的痛苦和恐懼,這讓我們一生都會帶著某些傷痛。

當重大事情突然發生,我們通常想盡辦法要「好起來」、希望可以最快的速度變得「没那麼傷心」; 這時,我們未必察覺到,其實內心真正害怕的,是眼前的悲傷可能會瘋湧入一直深埋的情緒深淵之中;而這種害怕,會驅使我們用盡一切的方法來「改變」、「切斷」當刻的情緒,這一連串的內心變化,其實來自我們的小時候— 

自小,我們就發展出一套心理防禦的辦法 (例如自我評價、拒絕、討厭自己、疏遠他人),來幫助自己適應一切痛苦的環境;如果當時的難關没有出現巨大變化,我們或能以這些方法來勉強忍受眼前的環境;

不過,某些小時候用來保護自己的方法,很可能只夠用來適應當時的情況,到長大後我們會發現,這些保護方法會逐漸限制著我們的生活;因為一切用來切斷或減輕痛苦的方法,最終都會對我們自己、或身邊的人帶來另類的傷害:例如,為了保護自己,我們可能會避免與某人過於親近,或不敢做某些事情,不敢追求某個目標,從而耽誤了人生;又或是對食物、某些事情上癮,以麻木內心的痛苦,但這一切,最終都會帶來更巨大的痛苦。

悲傷憂鬱抑鬱正念冥想

 

 

小心!內心崩潰的一刻,通常在事情處理好之後才發生?

最多人會不自覺地用的方法,就是專心工作、讓自己忙碌於瑣碎的事情,這的確能讓自己減少記起某些回憶,或是避免某種悲傷的心情浮出來,但這種做法,會使我們無法花時間去傾訴感覺,或是無法把焦點放到能讓你真正療癒的事情上;當我們越用力去避開某種心情和難受的感覺,反而令我們越遠離「正常生活」本身。

在我處理過的諮詢個案中,我一次又一次地目睹不同年紀和經歷的人,都可以透過靜觀冥想(Mindfulness Mediation),讓他們連結和感受心裏複雜而深刻的情感;有時,療癒的發現,始於他們單純地躺下、或是輕輕的呼吸聲;有時,也有個案會透過提起眼前沮喪、焦慮的生活事情,來開始挖掘他們深埋的感受。

而且,幾乎在所有情況下,來找我的個案都能夠接觸到他們內心更深層、更原始的情感,很多感受都是來自於他們人生最初幾年的經歷;而伴隨著這些感覺的,是痛苦事件的記憶、閃現的畫面和聲音、以及對現實與人性最原始最強烈的感覺。

每次目睹這些深沉的情感,如此迅速地浮現出來,總是令我感到無比驚訝又感動,因為大部份人在每天的生活中,都竭力地避免這些感覺,所以,當個案主願意去見證這一切的情感,其實是一種很勇敢的行為。

冥想靜觀于琳方法學院

 

 

為甚麼一切用來麻木痛苦的方法會無效?

問題來了,我們不能在只保留「快樂」的情況下,選擇性地麻木「痛苦」:「快樂」是一種純粹的感受,「悲傷」也是一種純粹的感受;我們感受各種情感的能力,是我們生而為人,天生就有的一部分,尤如你無法在呼吸中,只要「吸」氣,不要「呼」氣一樣。

情緒這種東西,為我們提供重要的信息,指引我們生存和成長的方向;當我們壓抑「負面」情緒時,我們就同時失去與愛、動力、溫暖等情緒的連結;然後,我們就開始過著「無感」的生活;

相反地,當我們能感知到、說得出自己的感受時,我們就有了改變自己生命的方向感、動力和意義;我們將重新聚焦我們的人生,關心更多,愛更多,成長更多;也就是說,我們越快樂,感受到的悲傷也越多;完整而不分悲喜的經歷,會讓我們增加生命與智慧的厚度。
如果我們容讓自己感到真正的悲傷,讓自己經歷悲傷的自然週期,接受自己會痛哭,會痛得哭不出來,會有著無法說出的難受,允許自己用很慢的速度穿過黑暗的隧道,我們就會知道怎樣為自己做出更好的選擇,一切感覺最終都會消散— 這並不是說所有的痛苦,都會被平息或永遠消失,但我們可以學會在它出現時不去掙扎,不作改變,坦然地感受它,然後繼續過我們的生活,一切總會緩緩地、緩緩地回到軌道上,悲傷帶來的新變化,將我們生活得更真實、更平衡。

 

請你允許自己有充夠的時間經歷悲傷。

 

于琳 · 你的靜觀老師

分享
× 要幫手嗎? : )